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安阳公交杀人案嫌犯曾因邻居房屋比自家高砍

2018-12-03 15:12:24

安阳公交杀人案:嫌犯曾因邻居房屋比自家高砍伤3亾

原标题:安阳公交杀人案:嫌犯曾因邻居房屋比自家高砍伤3亾

安阳公交杀人案追踪――

因邻居房屋比自家高 嫌犯案发前一天砍伤3名村民

安阳市内黄县马上乡,因明清时期是官府的牧马之地而得名。

8月19日,河南安阳发生震惊全国的公交车杀人案,15人被不同程度捅伤,其中3人在途中和救治中死亡。20日下午1时许,犯罪嫌疑人周江波被抓获。

消息一出,马上乡善义阁村(也被写作善宜阁村――注)也随即引起媒体关注。因为,犯罪嫌疑人周江波的家就在这里。在公交杀人案发前,他还在村里砍伤3人。

21日上午8时左右,来到周江波的家。

红砖砌起的近两米高的围墙上,几株丝瓜秧从院子里延伸出来。住人的一排屋子高出院墙大约一米,院内的墙体被白色的墙面瓷砖包裹起来,暗红色的琉璃顶在阳光照射下微微泛光。

但周江波家大门紧闭,一把锁头挂在上面。敲了很久的门,除了远处传来的几声犬吠,院子里没有一丝动静。从门缝里看过去,隐约能看到里屋的防盗门也是紧闭。

有村民告诉,周江波的信息被曝光之后,8月20日下午五六点钟便有媒体驱车前来采访。“来找的人多了,又受不了这个刺激,他们可能是躲了出去”。

但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周江波的父母没有外出躲避,只是关了门谁也不见,包括村子里的人。8月20日下午6点多,工作人员还去家里探视过。没有人知道周江波的父母,那时是否已知道了儿子的事,专门为此事去探视的村委会工作人员没敢提及。

“又不是什么好事,我们也不好说。”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去的时候,也只是很简单地问候了一下,他父亲躺在床上,母亲也不怎么说话,“看着脸上不是很高兴,估计那时候已经知道了。”

此后,工作人员称,再去的时候,门上已经挂上了锁。他们也是敲了很久的门,喊了几声,里屋才有人应答。

“我们一方面怕他父母会想不开,另一方面也担心患者家属会过来。每隔两小时,都会派专人去看一下。”村委会工作人员说。

一位30岁左右的村民告诉,8月20日下午3点左右,她去过周江波的家中,父亲精神状态很差,母亲一直在旁边哭泣,场面让人心酸。

据善义阁村村支书杨书记介绍,周江波的父亲今年54岁,母亲51岁,家中还有长周江波两三岁的哥哥。哥哥读完大学之后,在北京参加了工作。周江波家种了6亩多地,每年纯收入7000元左右。农闲时,父亲也会出去打工。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善义阁村有近2000名村民,周江波家里的经济状况在村里属于一般水平。

一位村民告诉,今年6月前后,正是收麦子的季节,周江波的父亲患上了脑血管病,一直卧病在床。

马上乡第九小学,是周江波的母校,周江波的启蒙教育也是从这里开始。

在善宜阁村农资经销店里找到了周江波的小学同学杨杰(化名)。五年级时,周江波因为身体原因留了一级,他们俩便在一个班级。杨杰告诉,周江波很聪明,小时候学习成绩还不错。“一个班里50多个学生,他能排在中上游。”

“小学时,我俩也一块玩过,但是大多数时候,他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杨杰说,周江波和他的哥哥性格差异很大,“不怎么爱跟人说话”。

在杨杰眼里,周江波还有一点“记仇”。小时候,杨杰和姐姐曾经有一次欺负周江波,这个事过去了很久以后,突然有一天,周江波从他背后蹿出来,狠狠打了他一下算是还了账。

小学毕业后,两人又升上了同一所初中,但因为没分在一个班,杨杰对他的印象也就从这时候开始变淡了。“他初一没上几天就退学了,之后就再也没怎么见过他。”

“叫他上学他不好好上,家里人拿他也没办法。”杨书记说,退学后,周江波就一个人外出打工。那一年,他也就只有十四五岁。

村里的很多人都不认识周江波,一路问过去,很多村民知道周家有两个儿子,但是很少有人见过他。

“前几个月,他来我们家买烟,我爸都没认出是他来。”杨杰说。

村委会工作人员告诉,周江波十四五岁即外出打工,之后很少回家。但农忙的时候有时能看到他回家里帮父母干农活。杨杰说,他也几次看到周江波帮家里割草、割麦,“他挺孝顺的”。

但仅有的几次见面中,杨杰和周江波之间并没有一般同学之间的寒暄。杨杰说,有一次两个人明明看到了对方,但没有说话。

住在周江波家正后方的杨伯伯,今年59岁。五六年前,一家人搬到这里。从周江波家出门右拐,走出去大约10米,就是杨伯伯家的大门。杨伯伯说,虽然住的近,但他们跟周家走动并不多。有时候在路上碰到周江波的父母,会聊聊家常寒暄几句。

虽然屋前屋后住的非常近,但对于周江波,杨伯伯的印象也不怎么深。

“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外地打工,偶尔回来一次也很少出门。”杨伯伯说,他基本没怎么在村里见过周江波。很多村民也表示,只有小的时候对他有印象,长大了之后就很少见,见到了也认不出来。

杨伯伯说,村里的孩子见到长辈,都会叔叔长、阿姨短的打招呼,但是周江波不这样。有一次,杨伯伯在路上看见周江波迎面走了过来,就笑着问他:“吃过饭了吗?”“结果他看都没看我,直接就走过去了。”

8月18日,也就是公交车杀人案发生的前一天,周江波因纠纷砍伤邻居周全发的父亲周付元、母亲李桂珍及妻子赵运花,随即逃走。

据村民介绍,两家积怨已有五六年。从当地村民那了解到,农村里很讲究风水,前后相邻两家,处于前面的户主的屋子如果高于后面户主的,是非常大的忌讳。

周全发的屋子修得比周江波家高,是多年来造成积怨的重要原因。近,周全发又用土将自己家地势垫高,18日这天,因为堆积护墙土,导致积怨爆发。

在内黄县人民医院见到了3位伤者,赵运花是个被砍伤的伤者,据她说,当时双方都还没怎么说话,周江波就直接拿着铁锨抡向赵运花头部,打了数下。随即,赵运花的公公周付元、婆婆李桂珍听到动静后出来阻拦。周江波又朝两位打去,周付元头部和嘴被打伤,李桂珍的脸上也被划出一个“十”字形伤口。

在周江波家门口看到,门口右侧、靠着周全发房屋墙边堆了很多土。而从两家屋旁的小路也可以看出,周全发家地势明显高于周江波家。又在周全发家门口看到,通往里屋的路上也堆着一堆土,里屋院子还有三堆砖头整齐的摞着。旁边的一片空地上,已经打出了地基,似乎是在新建房子。

在村里传播的速度比较慢,即便是家里有台电脑的杨杰,也是到了20日上午11点多,才知道安阳新区白壁镇岗上村路段发生的惨案。

由于当时犯罪嫌疑人还未落,杨杰的妈妈为此还特别担心,“村子离那边也没多远,凶手会不会逃到这边来?”母子俩还趴在电脑前对着警方提供的犯罪嫌疑人肖像研究了很久,没有认出他就是周江波。直到20日下午1时许,犯罪嫌疑人周江波在安阳市辛村镇被抓获。这时杨杰才发现,凶手尽然是自己的同学。

走访发现,20日下午以前,很多村民甚至还不知道19日发生了什么,直到20日晚7点左右陆续有媒体赶来,村民才知道,安阳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而凶手尽然就是自己村的人。

但向其他村民了解情况的过程中,发现大多数村民都不愿意回答。几位村民告诉,即使已经大范围的知道了周江波的事,但是他们彼此之间也很少交流,至多在家里会和家人谈论起。

“他父母都是老实人,也不容易。又不是什么好事,没啥好说的。”一位村民告诉。

从周江波家返回途中了解到,20日下午1点多,10岁的死者李洪光的家属及其所在村的村民,因为得知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抓,且两天来还没有得到任何善后措施,便在案发现场围堵事发公交路线A1路城乡公交车。直到20日下午6点左右,警察带周江波去指认犯罪现场。死者家属及村民情绪几乎失控,特警的劝阻并不能阻断他们对周江波的谴责和吐口水。

(来源:中国青年报)

柱状活性炭
发电机品牌
棋牌游戏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