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想梦客栈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6:19:54 来源: 甘肃信息港

1、  一袭紫袍,紧抿的唇,一双冷而黑的眸。  任枫踏进想梦客栈,一瞬间,所有人的视线不自觉地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没有杀气,没有敌意。但他周身的气息,却让人感觉到他潜在的危险。  冷然的神情,稳健的步伐。他走到一张没有人的桌子面前,坐下。  周围,依旧人声鼎沸。店小二穿梭在不同的客人之间。仿佛刚才的静默,只是一个眨眼间的错觉。  “想梦炒饭。”  低沉的声音,却足以让应该听见的人听见。一抹犀利划过任枫的眼睛,因为太快,而没有人看见。  穿着灰布衫的店小二快步走近,低垂着头,近乎谦卑。  “客官,我们这里有扬州炒饭,猪肝炒饭,还有肉丝炒饭,却是没有想梦炒饭……”  任枫勾起唇角,似笑非笑。  “想梦客栈的招牌,怎会是没有呢?”  店小二依旧恭敬,答道:“既是招牌,必定很贵。不知,客官带够银两没?”  任枫手指敲着桌面,发出有规律的声响,道:“既知是招牌,又怎会不带够银两?”  店小二笑了,连声音也欢快起来,道:“那么,贵客请楼上雅间坐!”  任枫直直地盯着店小二,似乎想看出一个洞来。突然,他也笑了。叹道:“果然是想梦客栈。”  随即,转身上楼。  店小二抬起低垂的头,眼睛里闪过灼灼的光芒,随即消逝,仿若灯火的明灭。他拉住身边走过的一个人,低声吩咐。  “快去通知掌柜的,贵客,到了!”  2、  二楼厢房内。  一阵幽香,沿着空气,缓缓飘来,似有若无,更是撩人心扉。  任枫轻嗅着幽香,笑道:“原来想梦客栈的掌柜,竟是一个女人。”  一身红衣,清丽的面容,似笑非笑的眼眸。  盛然抿唇,眼波流转。“难道盛然让客人失望了?”  她将手中的托盘放在桌子上,纤手指着上面盛放的炒饭,道:“想梦炒饭到了,客人,请慢用!”  任枫不客气地拿起托盘边上精致的瓷勺,慢慢吃着炒饭,如同品尝世间美味一般。良久,他放下瓷勺,道:“不愧是想梦炒饭!”  盛然静静地看着,唇角轻轻扬起。她不说话,却也不离开。  任枫执起茶盏,润喉,问道:“为什么要叫想梦客栈,而不是梦想客栈?”  盛然含着微笑,道:“不一样吗?都是‘想’和‘梦’两个字。”  任枫垂下眼眸,敛去眼中的思绪,道:“呵呵,既是一样,又何必颠倒原有的顺序呢?”  盛然的唇角绽开,道:“客人说笑了,做着梦想和梦里想着,还是想着做梦现实一点。”  任枫勾起一抹讽刺,点头,道:“原来是这样。不过,刚才掌柜的不是说一样吗?”  盛然带着微笑的脸庞一下子呆滞,她咬咬唇,暗恨自己的大意,竟然被任枫绕进去了。  两人各自想着心事,房间里的空气安静地沉默。久久地,只能听见两人轻微的呼吸声。楼下大堂里的喧嚣被隔绝在门窗外,隐隐地,似乎有着店小二的招呼声。  “我想请掌柜的替我杀个人。”  任枫打破沉默。  盛然似乎一点也不讶异,她扬起惯有的微笑,道:“想梦客栈不替别人杀人。”  任枫挑眉,道:“哦?可是想梦客栈卖想梦炒饭呢?”  盛然亦挑高细长的眉,道:“想梦炒饭是想梦炒饭,杀人是杀人,怎可相提并论?”  任枫抬起眼,望着她清丽的容颜,道:“可是我听说,在想梦客栈,只要叫了想梦炒饭,就代表可以让掌柜的做任何事,包括杀人。”  盛然回视着他,点头,道:“是有这个规矩。但是,掌柜的不会为客人做任何事,不过,不包括杀人。”  任枫道:“既是这样,那掌柜的为什么拒绝替我杀人?”  一抹得意从盛然的眼中掠过,她笑出声,道:“我说了,想梦客栈不为‘别人’杀人。”  任枫错愕,叹道:“果然,不能得罪女人。”  他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道:“这里是三千两的银票,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三千两。”  盛然不客气地拿起,看了看,道:“想梦客栈从来都是为了钱杀人。”  她将手中的银票放下,推向任枫,道:“可是,想梦客栈也不会为了钱惹上不该惹的人,或者势力,将自己逼上绝路。”  任枫笑,眼里的冷意却丝毫没有褪去。他将银票推到盛然面前,道:“放心,杀了这个人,没有谁会找你麻烦。”  “哦?”盛然迟疑,问道:“那我很好奇,你花了这么多的本钱,到底是要杀谁?”  任枫递给她一张折叠的纸,高深莫测地道:“这个,只能靠掌柜的自己去找了。”  盛然低头看展开纸条,指尖稍稍捏紧,道:“你说只杀一个人?!”  任枫点头。  盛然敛去笑容,道:“那不知是这纸条上的哪一个?”  任枫淡然地喝着茶,道:“明天,那几个人都会住进想梦客栈。我想杀的人,自然就在这个客栈里了。”  盛然脸上微有薄怒,道:“客人是在说笑吧?“  任枫摇头,认真地说道:“听闻想梦客栈与江湖上的暗杀组织息雨阁齐名,我又怎敢说笑?”  盛然直直地望进他的眼眸,然后,笑得灿烂,道:“我要加钱。”  任枫不在意地耸肩,又从怀里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放在了原先的三千两银票上面。  盛然伸出纤细的手指,收起银票。她嫣然地笑,道:“成交!”  “客人,请休息吧,盛然就不打扰了!”  她离开,将门关上的瞬间,房间里飘出一句话:“果然没让我失望……”  不知是说人,还是说炒饭。  想梦客栈从江湖上出现,到地位直逼存在多年的息雨阁,盛然仅仅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那么,杀一个人,不管是怎样的情形,应该都不在话下。  她望着手中的纸条,勾起唇角,幽深的眼眸里,满满的得意和算计。  3、  想梦客栈的一楼大堂内。  一个老年的乞丐,浑身脏兮兮的,以非常不雅的姿势,坐在其中一张桌子边,手中拿着一只烧鸡,一边大口的啃着,一边拿起酒壶,咕噜噜地喝着。  老乞丐附近的几桌人,捂着鼻子,皱着眉头,避地远远地,纷纷议论着。  “想梦客栈,不是说和息雨阁有一拼吗?竟然会有乞丐在这里吃饭?”  “就是就是,和乞丐在一个地方吃饭,说出去都嫌丢人!”  “臭乞丐,滚出去!”  “滚出去!”  ……  对于众人的声音,老乞丐不闻不问,他只是专注地啃着手里的烧鸡,专注地喝着酒。似乎,他的世界,就是那一只烧鸡和那一壶酒。  任枫一袭紫袍,从二楼的楼梯上走下来,冷冷扫了一眼骚动的人群。目光撇到乞丐,也丝毫没有改变冷然的神色。  人群突然静下来,老乞丐也抬起头看了一眼他,然后,又低下头,安静地吃饭、喝酒。  任枫脚步没有停,一径走出了客栈。  “他是谁啊?”  “不知道,感觉好可怕!”  “是啊,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  在任枫走远后,人群又开始喧闹起来。  盛然望着任枫的背影,在她的视线里渐渐消逝。她站在楼梯口,眸光扫过喧闹的人群,定格在老乞丐的身上,眼睛里的幽暗,更加深沉。  人群又一次的安静下来,当那一抹火红的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时。清丽的面容,似笑非笑的眼眸。  盛然绽开笑容,宛若花一般的艳丽,道:“我们想梦客栈打开大门做生意,自然是谁有钱,谁进来。大家安静地吃饭,享受美食,各吃各的,自然好。若是……”  她的眼睛扫过先前叫的凶的几个人,声音提高,冷然的气息毫无保留。“若是有人故意断我财路,那便不要怪我盛然翻脸无情了!”  稍顿,她嫣然笑道:“当然,进门都是客。各位请慢用,今天,盛然请各位喝一杯,就当是我为想梦客栈做得不当的地方赔罪了。”  盛然抿唇轻笑,招呼着手下的人,给客人们上酒。  “掌柜的。”  一个店小二悄然走近她的身边,将手中的纸条递给她,道:“上面的人都到了,一个未少。”  盛然拿过纸条,微不可见的蹙眉。  那个店小二带着疑问,低低地说道:“这九个人,有市井之徒,有朝廷命官,更有青楼名妓成双思,还有……”他望了一眼正在大吃大喝的老乞丐,继续说道:“还有不名一文的老乞丐,你说,他是想干什么?”  她摇头。她自认心思灵敏,能够看透别人的内心。而对于任枫,她看不透他。她不知道他到底想什么,要做什么。  盛然握拳,手中的纸条粉碎成沫。她泠然道:“不管他想干什么,我都奉陪到底。我想梦客栈可不是吃素的!”  她把他当做对手,更希望打败对手,那,他呢?  店小二低头,弯腰,恭敬地说道:“明白!”  看着店小二离开,盛然望向任枫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4、  华贵的紫袍,穿在任枫的身上更显气质卓然。梦幻一般的紫色,使得他是那样耀眼的存在。似有似无的压力感,昭示着他潜在的危险。  盛然远远地看着,此时,他正站在想梦客栈后院的一棵古树下,对着古树旁边的蔷薇出神。枝节虬扎的古树,开得红艳艳的蔷薇。  她见他抬头,似是感觉到她的到来。  她微微一笑,缓步走近,道:“这株蔷薇有什么不对吗?竟让你如此注视?”  任枫伸手摘下开得艳的一朵,意有所指地道:“没什么不对,只是开得太艳了。”  盛然一怔,道:“难道,你嫌它抢了古树的风头?”她垂下头,敛去眼神中的涟漪,笑道:“这有什么不对?时间到了,蔷薇开了,古树老了。各凭本事罢了。”  “哦?”任枫淡淡应一句,道:“是吗?”  他突然走近盛然,将手中的蔷薇,别在了她的发髻上。  火红的衣衫,清丽的容颜,映衬着蔷薇的妖冶,越显盛然的妩媚。  任枫眼神痴痴地看着,而后,勾起唇角,道:“很配!”  薄薄的羞涩,掩去了脸上的惊愕。她抿起唇角的弧度,透露了内心的愉悦。  天下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别人的赞美,何况,是如此丰神俊朗的男子。  风拂过,吹来淡淡的花香,也使盛然回过神。她想起此次寻找任枫的目的,便说道:“你说的那九个人已经全部都到想梦客栈了。”  任枫轻摇头,道:“不,不是九个。”  盛然讶然,道:“不是九个?”  他点头,道:“是十个。”  她想了一会,道:“十个?那一个不会是你自己吧?”说完,她便不可抑制地娇笑起来。这世间,竟还会有这样的人。自己花钱买凶杀自己?虽然只是可能,但足够使她感到好笑了。  任枫不顾她的嘲讽,很正经地点头。道:“没错,是我自己。”  盛然敛去笑容,问道:“被杀的那个人会是你自己吗?”  任枫冷笑,道:“我说了,我要杀的那个人,现在就在这个客栈内。”  盛然不语。  任枫似是感到自己语气的僵硬,便解释道:“我已经给过你提示了,剩下的,就得仰仗掌柜的了。”  依旧静默。  他的视线从古树,移到蔷薇,然后,定定地望着盛然,意味深长地道:“但愿是凭本事,可以一直地灿烂下去。”  每次和任枫打交道,盛然都觉得特别累,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就像是一团迷雾,而她永远看不透他的下一步棋子会落在哪里。  她有些后悔。或许,这桩买卖,她就不该接下来。有些人,她还把握不了,比如任枫。  盛然摸摸头上别着的蔷薇花朵,又看着开得灿烂的蔷薇,无力地依靠在古树上。耳边,是任枫离去前的话语,“掌柜的,你和这株蔷薇,很像,很像……”  5、  偌大的大堂内,不见了往日的喧嚣。  一张长长的桌子,坐着是十一个人。任枫,盛然,还有纸条名单里的九人。  程双思媚眼如丝,一袭淡蓝绸衫。她的视线掠过任枫,睇了一眼盛然,娇笑道:“世人都道想梦客栈了不得,其掌柜的更是了不得。今日,见了掌柜的,双思很是讶异,原来,是这般美人呢。”  盛然含笑道:“谬赞了,比起程姑娘,盛然还差得远呢。”她执起面前精巧的酒杯,扬手对着程双思,道:“盛然,敬程姑娘一杯!”  程双思亦执杯,一饮而尽。  “爽快!”  有人鼓掌叫好。粗犷的面容,不雅的坐姿。  程双思白了他一眼,嗔道:“杜尔,这里又有你什么事?”  杜尔讪讪一笑,试图遮掩过去。程双思双手无意识地点着桌子,若有兴趣地望着他。  杜尔被她望地无法,哈哈笑道:“我杜尔就是一粗人,若是得罪了程姑娘,我自罚三杯,算是赔罪了!”  他自顾拿起酒壶倒酒,不一会,三杯下肚。拭去唇边的残酒,他对着程双思傻笑。  程双思撑起似是柔软无骨的身子,以手掩口,笑道:“谁要你赔罪?!你说你是粗人,这个江湖里,又有谁不是粗人?还不都是谁的本事强,谁,有何文雅可言?”  杜尔被噎地脸一白,自知言语上不是她的对手,也就不再接话。他碰碰旁边坐着的老乞丐,道:“喂,老乞丐,你能吃到想梦客栈的东西,难道不觉得是三生修来的福气吗?”  老乞丐放下筷子,将嘴巴里的食物吞咽下去,才慢条斯理地道:“天下间的食物,做出来就是给人吃的。就算是想梦客栈的食物,亦是一样的。” 共 917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急性膀胱炎的症状表现及体征表现有那些
黑龙江好的治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