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国内黄金期货案被告提出上诉调

2019-02-02 03:51:17

  国内黄金期货案被告提出上诉

  12月27日,曾被誉为国内黄金期货案的伦亚公司炒金案相关被告人,在一审宣判10天后,不服判决,相继提出上诉。该案累计所涉名义交易金额高达771亿元,涉及客户超过1100名。

  被告人之一吴洪跃的代理律师张红云告诉,吴洪跃已于27日向北京市二中院提交上诉申请,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据悉,同时提交上诉的还有该案的其他被告。

  今年12月17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经营罪判处卢樱、吴洪跃二人有期徒刑9年,各处罚金200万元;判处香港人雷建伟等5人有期徒刑1年半至4年不等,并处罚金10万元至40万元不等。目前,该案幕后老板郭家强仍然在逃。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向媒体披露案情时介绍,2006年而是因为不自信8月金属徽章,卢樱、吴洪跃等七名被告人分别伙同香港人郭家强在北京先后成立伦亚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上海凯斯顿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咨询分公司,未经中国证监会等国家主管部门批准,以伦亚公司、凯斯顿公司名义,通过非法络平台,招揽社会公众客户进行所谓伦敦金等标准化合约的交易,并在交易中采取保证金制度、每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和双向交易、对冲交易等交易机制,非法从事黄金期货等交易行为。

  检方认不要看破要突破定,在被告人操纵下,两家公司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共吸纳客户达1100余人,净收取客户保证金7900余万元,仅交易手续费和仓息就获利高达人民币3700余万元,造成客户平仓损失高达3600余万元。

  据了解,伦亚公司、凯斯顿公司招揽客户黄金期货交易均集中在伦亚公司和凯斯顿公司的交易系统中完成,黄金交易保证金放大倍数为50余倍。客户打入的资金均停留在两家公司控制的账户上,客户实际上是在与公司做交易。两公司客户下载软件之后安装的交易平台,与国际期货市场大盘不直接接轨。

  但是,这一操作模式目前在法律上属于模糊地带,处于无人监管的真空。

  吴洪跃的代理律师认为,吴洪跃等被告开展业务的大背景是2003年央行通知,开放了黄金市场,此后,中国炒金市场开始比较活跃,监管层也清楚这些事实,但在长达4年时间里一直没有出台相关意见和政策。

  据悉,吴洪跃曾为取得合法经营文件,奔走各地,走访了各级各类多个监管部门,也曾向中国人民银行提交过申请,但终无一部门给出明确答复。

  吴洪跃他们做先烈没有关系,但黄金市场该如何发展,证监会是否应该反思,政策指导缺失,让我们接受刑事处罚,这对民营企业很不公平,如果是国企在做同样的事情,就不会是这种结果。张红云说。

  伦亚炒金案,并非孤例。2009年10月,浙江又爆出浙江世纪黄金期货非法经营案。浙江世纪黄金公司在2005年7月至2008年6月间,发展客户1217人,共向客户收取黄金交易定金2.75亿余元,放大后交易金额总数达583亿余元。根据查获的账户统计,该公司从非法黄金期货业务中至少获利1.1亿余元。此外,浙江世纪黄金公司系张勇借资注册,在通过验资,取得工商登记后,张勇即将注册资金1000万元全你简单世界才简单部抽逃。

  洒水车配件

  后经一审判决,被告人张勇犯非法经营罪、抽逃出资罪,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业内表示,炒金案层出不穷,显示我国对非法场外黄金交易惩处方面的法律依据不足。按照现有法律法规,中国人民银行依据《中国人民银行法》监督管理黄金市场。

  银监会依据《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等法律法规对商业银行开办黄金业务进行准入性监管及有关内控风险管理,商业银行开办黄金业务均需得到中国银监会的审批或备案通过。

  证监会依据国务院颁布的《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对黄金期货市场进行集中统一监管。未经中国证监会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组织黄金期货交易及相关活动。但场外市场并不在证监会的监管范围之内

国内黄金期货案被告提出上诉调

,境外的场外市场交易证监会也不负责监管。

  监管真空使近几年来非法场外黄金交易层出不穷,很多不法分子通过设立交易平台,提供黄金交易服务,由于其没有向任何监管部门进行业务和资质申请,从而游离于监管视野之外。

  伦亚炒金案中的多位被告代理律师表示,希望二审法院就本案能考虑黄金市场逐步开放,监管缺失的经济背景下,本案主要人郭家强未到案,而其他被告被长期羁押的实际状铝合金天沟况,希望二审法院能依法改判,从轻处理。

11款索纳塔8
麦多馅饼麦多馅饼加盟
福建苏菲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