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唤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既不是别家人,也不是自家人

2020-01-16 18:34:54 来源: 甘肃信息港

剑唤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既不是别家人,也不是自家人

李颛桥此时此刻,背负轩辕,腰持狮王剑。身上虽然没穿盔甲,但是却不失威风。身后智桥雪桥与其形成三角之势,将其放置在锋锐之位,更是将其气势衬托到极致。

当李颛桥走近李家时,看到门口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李颛桥看到它,心里又是激起一番感慨。都説是年迈的人久离家乡,当他们回到家乡的时候,便会想起许多往事,便会生出许多感慨。

可是,正当李颛桥感慨着的时候,便有一些急急忙忙的脚步声朝着自己不断的靠近。李颛桥转头看了过去,发现是一些家族中的护卫。虽説是护卫,可是实力却也依旧不能xiǎo觑,这些护卫,分为三个进阶制度,第一阶段的是最低级的护卫,只不过是些力气比较大的普通人;第二阶段,则是锻皮期的修炼者;而第三阶段,则是从第二阶段的护卫里面挑选出来的,实力达到融肉期且对李家拥有着绝对忠诚的护卫。

李颛桥应用精神力,无形的精神力如同触角一般的碰触到这些护卫的身上。顷刻之间,李颛桥便能够感觉到,这些是第一阶段的护卫,并没有炼体的实力,唯独领头一人拥有者锻皮期的修为而已。

“你们是谁?为何闯我李家领地?”当他们距离李颛桥不过百步的时候,那个领头的护卫便已然挺起了手中长枪,枪芒之光仿佛当李颛桥所説的话不合胃口便会将其洞穿一般。

李颛桥耸了耸肩,説道,“我并无恶意,只不过有些旧事,想来这里解决一下。”

“旧事?”听到李颛桥这番説辞,那领头的护卫眉头便是皱了起来,“你个不过十七八岁的黄口xiǎo儿,谁会相信你会有什么旧事在我李家?説,交代你的意图,我可以饶你不死。”説完,他双手握着枪杆,用力一挺,枪杆子都抖动起来,枪尖划动空气发出阵阵“嗤嗤”的声音。

李颛桥表示无奈,“但是我却是有些旧事需要处理一下,我要来找一些人。”

“一看你这样子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乖乖束手就擒。”对方一看李颛桥居然如此油盐不进,死活都不肯説出‘真话’,手中长枪一动,便直直的朝他刺去。

不过,没等他的枪尖碰到李颛桥,就已被李颛桥身后之人拦下。

废话,李智桥李雪桥两个可都是裂骨期的强者,难道还能看着李颛桥被刺么?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好么?当那枪尖快要碰到李颛桥的时候,李颛桥身后的李雪桥便已经是伸出了手,将那支枪拦住,生生将其折断。

“你你”那人下巴简直是快要掉到地上了,看着那不过是十六七岁的人,身后居然还有一个这么强实力的高手,看来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你是哪个世家的天资者?请您把名字报给xiǎo人听,xiǎo人立马就去禀报。”他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想到可能会是其他的几个大世家之中的子弟,不禁有些担心自己刚刚的行为会不会让这年轻人在家主面前告自己一状。

于是,这个平时看起来威严无比的领头人,开始了其卑微而狂野的伪装。

李颛桥听到了他説天资者,想起了之前智桥给他的情报。这天资者便是如今这大陆上现在风头极盛的几人,他们的资质极为不凡,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多岁,却都达到了融肉期的境界,甚至压过了老一辈许多人的风头。大陆上的人,将他们称之为天资者。但是,最为瞩目的天资者,还是从那些大势力之中出现的。

比如李家李武桥、李御桥两兄弟,可惜李武桥无心参与家族斗争,李家李御桥风头正盛。姬家的姬瑶花不可不谓是女中豪杰,年仅二十芳华,便已经是融肉期的强者,一手鞭法让人闻风丧胆。姜家姜逸尘一身枪法出神入化,白衣素冠,面庞之俊俏为世间大多数女子追捧遐想的对象,不知多少女子愿为其倾身。

秦家秦嬴政虽不是血修者,可是为人处事皆与血修者并无二般,心狠手辣,血腥残暴,被世人称为邪秦。刘家刘玄德,乐善好施,生有异象,双耳垂肩,双臂及膝,双手剑法同样精妙无比。周家周伯通,年纪轻轻,居然学了十数种强大而又复杂的功法,学习能力极其强悍,令人折服。司马家的司马懿,在战斗之中算无遗策,能够在战斗时的高度紧张的气氛下对敌人进行计谋的实施,很多时候,他的敌人都不是死在他的修为之下,而是折损在他的计谋之中。

以上的几人,都是大家族中年轻一辈之中极其耀眼的几人,绝对是能够其背后的家族的。而那领头人,看到李雪桥的强横实力,自然以为李颛桥是个不普通的人,这可是自己绝对担待不起的,自然要装一下卑微。

可是,接下来李颛桥的话倒是让这领头的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因为,他见证了李颛桥的归来。

“我不是别家的人,同时,我也不是自家人。”李颛桥把脸贴了过来,仿佛是要他深深的记住自己的脸一般,“我是李颛桥,我来找一些很久没见过的人。”

説完,李颛桥便催动精神力,再下一刻,他们便都已经躺到了地上。可是,他们没死,却是暂时昏迷了。

李颛桥避过他们,不断的往目的地走着,一路上不知道遇到多少的护卫。李颛桥没有伤害他们,都是用精神力控制了他们,然后让他们都睡去了。李颛桥灵阶的精神力,在这只专注于修炼*力量的破武大陆,是不可能随随便便的遇上敌手。

虽説李颛桥有着常人难以匹敌的精神力,但是现在李颛桥毕竟*纵其的熟练度还是不够。时不时的会有一两个漏之鱼,但是幸亏旁边还有着李智桥李雪桥两个渔夫。所以也就不可能会有xiǎo鱼溜走。

而且现在李颛桥的精神力修为还不稳固,长期的使用精神力,也是会对自己的状态产生影响。所以,当李颛桥走完了三分之二路程的时候,便有些头晕目眩。

“你没事吧?”看得出李颛桥的状态不算好,李智桥开口问道。

李颛桥使劲摇了摇头,将那种疲倦的感觉甩出脑袋,“没事,我们继续走吧。”

李智桥知道自己拗不过李颛桥,只能够听他的,“现在我和xiǎo狮子走前面,你在后面殿后。”

“行。”李颛桥答应得很干脆,没有半分拖拉,毕竟,他知道李智桥这是为了他好,自己没必要和关心自己的人过不去。

然后,李颛桥就乖乖的走到了队伍后面,知道他们来到了议事厅门前。

李智桥李雪桥都很自觉的退到李颛桥身后,他们知道,这是李颛桥的心事,必然是需要他自己完成的,他们插手,没用。

李颛桥嘴角的弧线表明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态,“好了,现在是我的上场时间了。”

説完,李颛桥便抬起了自己的左脚,在那些随后赶来的护卫注视之下,右脚蹬地,左脚发力,直接一脚便踏破了大门,激起烟尘滚滚。

全场寂静了,没有一个人説话。李颛桥能够感觉到,这屋里屋外所有人的目光,此时此刻都在自己的身上。

“谁?”只听得议事厅内一声怒斥,李颛桥便知道有人动手了,而且动手的绝对不是一般人。

不过,李颛桥却是知道,这家伙绝对是想要吸引目光的。这家伙想造势啊!李颛桥即使猜到这家伙想干什么,但是却还是没有动手。

“嘭”

只不过,没能到他碰到李颛桥,便已经到了墙上。

雪桥出手,直接一拳,便将其轰开了。

李颛桥青衫长袍,长发微束,看上去便像是玩世不恭之徒。

而这议事厅内的人,则是看着他,説出了一句话,“各位,我李家罪人、厄运之子,李颛桥回来了。”

ps:求推荐,不求打赏,求推荐。

鼓楼区温泉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广西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怎么样
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最好
洛阳治白癜风疗法
徐州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