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父

2019-07-13 20:43:18 来源: 甘肃信息港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何挂着淡淡的忧郁。四个月前,他出现在这个小镇里,从那以后,每天清晨都站在山顶上看着太阳,这好像已经成为他的习惯。面对着阳光,张开双臂,仿佛将一切都揽入他的怀抱,是的,就好像一切都在怀抱中。

他很少和人说话,只是就这么看着,久而久之,他也从人们的视线里淡出。就这样,他好像被遗忘在人群中间,可是,他并不这么觉得。因为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的朋友,它就是“少爷”,一条看起来很尊贵实则很懒汉的流浪狗。他是在来镇里的路上遇到的。感觉“少爷”就像他一样,无家可归,无处可去,于是就带上它一起流浪,终于到了这个小镇。

因为一次事故或许是一次意外,他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只记得对于他而言,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似乎要弃他而去。可是,想了很久,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一件东西。来到小镇之后,幸好有“少爷”陪着,他才不会寂寞。

只不过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是会对那件东西念念不忘,这个时候,少爷也已经爬回了自己的房子,直到第二天早晨,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那个时候,小镇已经很热闹了,他便带着“少爷”去爬向山的那头。一人一狗,这在小镇上的人看起来根本就是一个笑柄嘛,或许因为“少爷”是全镇上的一条狗吧。

小镇还是像往常一样热闹,不过今天有些许不同呢。早晨10点中左右的时候吧,随着火车气笛的哀嚎声,走下来一位穿着破烂手里却夹着名贵香烟的男子。他是这班列车上的一位乘客或者市旅客。由于车站刚好在山脚下他刚好看的到那个男人。

男人缓缓的走动着,颤颤巍巍的手指间香烟夜不甘寂寞的化作一缕轻烟,洒落黄土,随风而逝。看着那个男人的背影,远在山顶的他不觉得抚课抚“少爷”的头,少爷对此很是不满,仰起它高贵的头吼叫着,可是他好像听不见一样。

昏暗的灯光下,他矗直的坐在“风和庄园”的凳子上。说是风和庄园,其实不过只是一个有花有草却没有鸟的花坪,不过他丝毫不在意,依然是抚摸着少爷的头,目光却看着远方。

没有人知道他在干嘛,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后又闭上眼睛,好像在听着风的声音。耳朵旁响起微微刺耳的声音,恍惚中他感觉到心中有一丝颤抖。

今天的火车男穿着一件棕色的外套,黑色的牛仔裤也在今天看起来有些沉闷,不过不变的是火车男手中的香烟还在燃烧着。这是他睁开眼睛之后看到的,少爷好像对火车男有些亲妮呢,扔下了他缓缓的向火车男走去。

如何治疗前列腺增生
昆明哪家专治癫痫病
成人癫痫病有什么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