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萌天才玄灵师 249 要对主人好

2020-02-15 21:44:07 来源: 甘肃信息港

呆萌天才玄灵师 249 要对主人好

这一认知让乐包子的危机感瞬间上升到极致,炸毛地从赤玄身上跳了下去,手中的糖葫芦凶狠地指向廖清儿,抿唇道,“我要和你决斗!”

而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看见廖清儿眼含委屈地看向赤玄,好像受了多大侮辱似的,那眼神却一直勾人,乐包子灵光一闪,想起这类人该如何称呼,瞪眼补充道,“狐狸精。”

眼看着就要发展为二女争一夫的戏码,肉包这个挑拨起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却是一点都不内疚,反倒兴致勃勃,他可是知道泱泱妹子的彪悍的,因此一点都不担心她吃亏,反倒这“柔弱”的廖小姐恐怕真的得柔弱了。

廖清儿的心思显然都在赤玄身上,一心关注着他的反应,压根儿没把乐包子的挑战放在心上,乐包子可不管她接不接这挑战,直接便要杀过去。

但是赤玄却伸手把她捞了回来,乐包子愣了一下,然后委屈了,伤心了,于是就发飙了,两只小肉手一伸

,袭向赤玄那张妖孽脸,一手一边捏着他的脸往外扯,与他眼对眼,怒目而视,“主人,你说过娶我的,你要背信弃义吗?”

菜包一直维持的冷脸抽了抽,而肉包垂着头,让人看不清神色,其实他忍笑忍得脸都快抽筋了,门主大人的形象……好吧,已经没有形象了。

赤玄显然没有预料到乐包子会突然这么残暴地对待他,一时间愣住了,只觉得脸颊有点痛。

但是乐包子没有得到他的回应,却更加愤怒。

廖清儿正因为赤玄出手阻止了乐包子而高兴,突然便见乐包子气呼呼地张开小嘴露出一口亮闪闪的白牙朝着赤玄嘴上啃去。

“噗……”肉包终于忍不住喷笑,要不是泱泱妹子一副愤怒无比杀气腾腾的模样死死瞪着门主,他一定会以为她是在向廖清儿宣告自己的所有权。

事实上,乐包子也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她只是很生气,主人居然帮狐狸精,这就是想要抛弃她了,太可恶了,说话不算话,必须教训,但是要揍他一顿吧,有点下不了手,而且她也不是赤玄的对手,于是便开口咬了。

在她看来,赤玄是很喜欢被她啃的,那么应该不会躲,所以咬一口比揍一拳成功的几率大多了。

赤玄皱了皱眉,唇上的疼痛让他知道乐包子是真的发飙了,不由有些哭笑不得,他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认定成负心汉了?

看着乐包子愤怒又委屈的模样,赤玄又有些心疼,这笨包子还真当真了。

于是赤玄也不悦了,冷眼嗖嗖地射向唯恐天下不乱的肉包,见他缩着脖子老实了,视线才转回乐包子脸上,眼神柔和下来,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乐包子对人的情绪是比较敏感的,若不是感觉到廖清儿确实不安好心,也不会被肉包挑拨两句就发飙了,而此时她虽然生气,却也能感觉到赤玄还是和以前一样疼她的,不由委屈地抽了抽鼻子,松开了嘴。

有些心虚,却又昂着下巴,鼓着包子脸,理直气壮地说道,“你帮狐狸精。”

乐包子如今虽然情绪多了些,但是通常语气中听不出太大起伏,但是此时那软软糯糯的声音生生让人听出几分委屈来。

赤玄伸手摸了摸嘴唇,乐包子还算有分寸,虽然咬痛了,却没咬出血,只是咬出了两排牙印,赤玄心里叹了口气,正要开口解释一下,却被人打断了。

廖清儿两次被称为狐狸精,心中也有些着恼,此时不由娇柔地开口道,“小妹妹,门主做事自有决断,你怎么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乐包子扭头一瞪她,“狐狸精闭嘴!”

廖清儿气恼地涨红了脸,然后看向赤玄,眼中水光盈盈,看上去委屈极了。

其实廖清儿也是个聪明人,身为无极门门主最美的女儿,能够安全地在无极门待到十八岁还没有被送走,虽然少不得廖刑想要慢慢找个最值得巴结的靠山这一心思,却也足以证明她不是个蠢人,否则即便廖刑有所打算,她也无法安稳至今,如今更是知道替自己谋出路。

她会选上赤玄,也是因为最近见识了包子门的实力,又知道包子门门主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少年,总比那些老狐狸好应付,她利用包子门达到目的的可能性自然也比较大,她甚至想过借机掌控整个包子门,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只是一个没有见识过太多女色的少年。

廖刑的所有女儿都是为了拿来送人,为自己铺路的,自然调教得很好,再加上廖清儿的姿色,不愁搞不定一个小小少年。

在见到赤玄之后,她更是觉得自己的选择太正确了,虽然接触赤玄之后,觉得这人不比那些老狐狸好对付,但是如果能跟了这样的人,即便让她本本分分相夫教子,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自然看得出赤玄对乐包子有些不同,但是她并未放在心上。

她相信自己的魅力,当然最重要的是,乐包子只是个小屁孩,就算看出赤玄对乐包子的特别,她也不认为这样出色的男子会对一个看上去蠢蠢的小屁孩有着男女之情,想来只是好玩罢了。

而且乐包子称呼赤玄为主人,她便理所当然地将乐包子想成是赤玄比较喜爱的宠物,她会有这样的想法一点都不奇怪,廖刑就有不少各种各样的“宠物”,而她也是作为宠物被培养着的。

但是显然她的认知错得离谱,赤玄还就是爱上这样一个呆小孩了。

乐包子喝斥完狐狸精,回头又瞪着赤玄控诉道,“主人,你帮狐狸精。”

赤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想着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又是被捏脸,又是被咬唇的,不由有些郁闷,“你什么时候见我帮狐狸精了?”这是侮辱他的眼光还是侮辱他的智商?

廖清儿一听这话,眼神闪了闪,低下了头。

“你不让我揍她!”好吧,乐包子所谓的挑战其实就是揍人,她早感觉出廖清儿不是她的对手了。

赤玄双手掐着她的小腰给她调整了一下位置,让她与他面对面端端正正地坐好,这才严肃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没有威胁的人不值得你生气。”

乐包子被他严肃的表情唬得一愣一愣的,呆呆地眨巴眨巴眼,主人是又要教她东西?

赤玄见她愣愣的,便继续说道,“结果你误会我不说,还不给我解释的机会就咬我,这是要造反了?”

乐包子还有点晕乎,虽然没太想明白,但是听到赤玄这话,脑袋还是摇得拨浪鼓似的,虽然她现在经常不把自己当傀儡,但她真没想造反。

不过她摇了一会儿之后,突然顿住,睁着一双大眼看着赤玄,有些怀疑地问道,“主人,你没骗我?”

赤玄挑眉道,“我骗你做什么?”心中却是感叹,臭包子越来越不好哄了,不过他还真没骗她,他没事帮廖清儿做什么?他要帮也帮自己。

不等乐包子判断他到底有没有骗她,赤玄便又说道,“与其对付狐狸精,不如对我好一点,只要我喜欢你不喜欢狐狸精,那狐狸精就没有任何威胁,明白吗?”

乐包子还是呆呆的样子,看上去有些严肃,显然在认真思考,肉包和菜包却已经恍然大悟,看来门主是被泱泱妹子冷落太久,这是想引起泱泱妹子的重视。

廖清儿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神情,也没有再做出诱惑赤玄的举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乐包子思考了好一会儿,然后看着赤玄,用力地点了点头,呆着脸十分郑重地保证道,“主人,我会对你好的。”

她想明白了赤玄的意思,并且深以为然,只要主人不变心,狐狸精通通都是浮云,没有生气的必要。

于是乐包子立马学以致用,无视廖清儿,继续啃自己的糖葫芦,一点都没有发现赤玄那满意的笑容看上去带着几分得逞。

然后她留了两颗糖葫芦递给赤玄,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赤玄瞬间懂了她的意思,“给你留了两颗,我对你好吧?”

赤玄嘴角微微抽搐,在她期盼的眼神中,接过了糖葫芦。

唉……他想要的不是多一颗糖葫芦啊!

不过不能打击到小包子,要不然刚刚讨到的好处可能就没了,只要乐包子决定要对他好,他总有机会为自己谋福利的。

乐包子看着他笑眯了眼,心里想的却是,以后都给主人留两颗糖葫芦,她对主人这么好,主人一定不会变心了。

所以说,赤玄想要的如胶似漆相亲相爱,乐包子根本一点都没有体会到。

眼见赤玄和乐包子和好如初了,廖清儿这才再次开口道,“廖刑多疑,好东西总是分很多地方藏,因此无极门的库房很多,我知道几个地方,只要运作得当,就算搬空了短时间也不会惊动无极门,门主若是有意,我随时都可以领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