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老马留任芣握主动权

2019-02-02 21:11:46

老马留任 不握主动权

等待显得非常漫长。现在距离阿根廷被德国淘汰已经有20多天了,在这段时间里,有关马拉多纳的帅位,有过许许多多的反复。周一,按照约定,阿根廷足协主席格隆多纳将与马拉多纳进行世界杯后的首次会面,尽管看上去老马续约已经板上钉钉,但其中仍然隐藏着一些不可预测的因素。

马拉多纳在前往委内瑞拉之前,已经给格隆多纳打过了,中,马拉多纳先是向格隆多纳问好,然后格隆多纳问马拉多纳:你已经进行了诚挚的道歉,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你愿意继续(带队)吗?马拉多纳的回应很简单:是的,我愿意,星期一我们坐下来敲定。

不过,阿根廷《奥莱报》透露,尽管格隆多纳得到了马拉多纳的答复,但他并不感觉幸福,因为足协执委会的大部分成员,现在都越来越怀疑留用马拉多纳的决定是不是大错特错,事实上,在格隆多纳回国后主持举行的执委会议上,14名执委中就有13名反对马拉多纳留任。

阿根廷明年将举行总统大选,执政党希望马拉多纳的留任能为他们拉到不少的选票。不过,在看到马拉多纳与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走得太近之后,政府有意疏远了与马拉多纳的关系。毕竟,近年来,阿根廷政府内部就与委内瑞拉走多近一直争议不断,老马与查韦斯亲昵,是越了阿根廷政府的底线。在这样的背景下,格隆多纳在处理马拉多纳的续约问题时,恐怕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由老马牵着鼻子走。

支持查韦斯,老马至死不渝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7月22日宣布,正式和哥伦比亚断交,并且下令哥伦比亚驻委内瑞拉的外交人员在72小时内离境。查韦斯是在当天和马拉多纳会面时当众宣布这个决定的,于是,远道而来打酱油的老马,一不小心成了这一外交事件的直接见证人。

查韦斯这样做的原因是哥伦比亚已经向美洲国家组织提出申诉,抗议委内瑞拉暗中支持哥反政府武装分子的恐怖活动。查韦斯说,哥伦比亚政府从未间断对委内瑞拉的怀疑,而且这种怀疑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所以,和哥伦比亚断交是为了维护国家尊严必须做的一件事。

马拉多纳前往委内瑞拉,打了阿根廷足协主席格隆多纳一个措手不及,因为格隆多纳原本定于20日开始与马拉多纳商谈续约。但18日从委内瑞拉传来消息,查韦斯总统透露:马拉多纳昨天给我打,说他要来这里,周一或周二到。他对我说我想去你那里转转,我说那你来为一场足球和一场垒球比赛开球吧,他说就这么定。

老马把格隆多纳的续约谈判丢在了脑后,而且是故意为之。不过他否认要接手委内瑞拉国家队:我到这里不是来找工作的,下周一我和格隆多纳有个会谈,届时我会决定我的未来。到委内瑞拉,我只是向我的朋友查韦斯寻求建议。老马对查韦斯称赞有加:能站在查韦斯这样的伟大人物身边,我非常自豪,他为自己的国家,为自己的人民,为自己的理念而奋争。他还表示:我支持查韦斯,至死不渝。

阿根廷媒体分析说,查韦斯宣布为了尊严与邻国哥伦比亚断绝外交关系,他说这番话的时机也选择得很特别,那就是在会见马拉多纳的时候宣布这个决定,这让站在一边的老马当时明显有些措手不及,因为老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突然成为重大政治事件的见证人,甚至从一定程度来说,他也被拉入了反对哥伦比亚的集体中,被外交了,而查韦斯明显想利用老马的人气为自己的决定加分。

尽管遭遇的情况有些突然,马拉多纳还是很快平静下来,他表示了对查韦斯的支持,我倾听和支持查韦斯总统的所有决定,我也一直仰慕委内瑞拉的人民。并表示:实际上哥伦比亚的人民并没有错,这一点查韦斯总统说得很清楚。

尽管成为委哥断交事件的见证人,实际上老马对政治是一知半解,他问查韦斯一个简单问题:总统先生,哥伦比亚新当选的总统桑托斯会不会延续乌里韦的路线?这个我想知道。查韦斯分析说:尽管桑托斯与我们有历史性的矛盾,但我相信他上任后会采取一些有建设性的选择。

左派与反美 老马纯粹打酱油

阿根廷国内有不少媒体对马拉多纳的做法提出了批评,《民族报》就批评说:如果你是平民百姓,那你这么做也无可厚非,但你是国家队主帅,在某种意义上代表了所有阿根廷人。你可以参加体育馆的揭幕仪式,但你不能参与这类政治事件。阿根廷反对党的一位要求足协主席格隆多纳给马拉多纳制定行为规范,让他明白什么是可以做的,什么是不能碰的。

总有人喜欢用阴谋论解读足球,有人称,阿根廷之所以在南非世界杯折戟沉沙,是因为有人绝不愿意看到马拉多纳率队夺得大力神杯,因为一旦阿根廷夺冠,马拉多纳将乘势竞选总统,而他一旦当选,拉美政坛将急剧左倾,美国的麻烦可就大了。于是,阿根廷只能惨痛出局。

这样的故事显然是编造出来的,不过当中也有一些现实的基础,比如老马一贯的左派作风。马拉多纳右臂上的文身是格瓦拉,左腿上的文身则是卡斯特罗,这是他毕生的两位精神。在革命中,一个人或者赢得胜利,或者死去,这句出自格瓦拉1965年写给卡斯特罗告别信中的名句,一直是马拉多纳喜欢的口号。

上世纪90年代,马拉多纳支持右翼势力和阿根廷总统梅内姆的新自由主义。然而右翼立场既不符合他的出身,也不符合他的性格特点。很快,他彻底转向了左派。在古巴接受治疗期间他和卡斯特罗成为了朋友。在他左腿上和右胳膊上分别文着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的形象。在他的自传《我是迭戈》中,他为包括卡斯特罗在内的一些人题词,他写道:献给卡斯特罗,并通过他,献给古巴人民。

马拉多纳曾在查韦斯的电视节目中说:我讨厌来自美国的一切。我用我的全部力量讨厌它。在2005年中美洲峰会,拉美各界左翼人士举行反美大串连,三大正是以反美着称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原住民出身的玻利维亚左翼总统莫拉莱斯(当时还是总统候选人)与马拉多纳这三人被视为卡斯特罗晚年三大门徒。

2007年的美洲杯开幕式上,老马坐在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和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中间,十分风光。为比赛开球时,三人组成一个小联盟:莫拉莱斯小试身手表演了一下他的球技,而后查韦斯把球传给老马,老马用他的左脚象征性地开球。当时有媒体称之为左派联盟。

不过,也有政治分析家表示,事实上,马拉多纳的反美思想并无多少技术含量。有一年他来到中国吃了烤鸭后,甚至认为中国不应该引进麦当劳。他认为,反美的关键是反美国文化的垄断侵略。2005年,老马在阿根廷马德普拉塔抗议布什出席会议,穿着一件印有阻止布什的T恤,并指责布什是人类的垃圾。

道具的命运

成了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宣布与哥伦比亚断交的见证人,老马或许感觉自己已经被当成了一个政治,不过专家却指出,事实上马拉多纳仅仅起到了一个象征性的作用,这就如同他受莫拉莱斯之邀为反对国际足联的高原禁令而去玻利维亚声援一样,多只是一个形象代言人的作用。

而老马还充当过戛纳电影节、巴塞罗那Sonar音乐节的形象代言人,因为他是深入人心的大众明星。老马的政治参与仅仅停留在宣传推广的层面,而与实际政治运作无涉,仅仅是一个象征符号,符号和现实不能相混淆。

查韦斯显然是要利用马拉多纳的影响力,因为他不但是天才的球员,同时也是一个政治的符号,在一定意义上,老马是自由、叛逆的象征,是反美的符号。实际上是查韦斯把马拉多纳当成了自己的一个道具,他要在宣布与哥伦比亚断交的时候,让很多人见到,马拉多纳实际上是在给他站台的。

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阿尔弗雷多表示:查韦斯需要证明,不仅仅是他一个人把乌里韦看成是美国的傀儡,更因为现在查韦斯的盟友并不多,所以马拉多纳就成为了他请来的反对哥伦比亚与美国的临时工。

宁津县冷藏羊肉
安徽维尔特仪表线缆有限公司
优质东莞11座商务旅游租车包车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