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者何为 第835章 提醒

2019-10-12 23:35:42 来源: 甘肃信息港

霸者何为 第835章 提醒

第835章提醒

每次想起那些因为没有药水救治中毒死去的士兵,林玄仲都会耿耿于怀,而且一直无法释怀。

同一时间,对军队里一些正在变好的情况,林玄仲倒是很少注意,只觉得无论是一些将军,还是一些士兵在见到自己时都比以往更加恭敬,直接帮自己塑造出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结果反而给自己添了不少麻烦。原本并没把自己的身份放在心上,同时还想着与下面将士更加自然的交流,但现在因为那些人的过于恭敬,一切都变得难以做到。

那种时时刻刻令人敬畏的感觉,令林玄仲觉得与下面将士的关系更加疏远,而且那些人的态度还不断地让林玄仲清楚着自身的职责。一想到眼前夜军的处境,沉重的负担会压的林玄仲喘不过气来,以至于晚上一个人出去散步都不能保持轻松的心情。原本想要的简单生活似乎离林玄仲越来越远,慢慢地林玄仲又提不起离开军队的打算。

现在想想加入军队的确有助于自身实力提升,以前青羿的一些说法并没有错,而且还被赋予了很多人都难以企及的身份,可同样的是在军中待的时间越长,与军队之间的羁绊越深,想要离开军队就越发的难。

经历过这么多事后,林玄仲才明白几乎所有的事情都和以前想的不一样。原本以为简单的事现在却变得出奇的难,原本以为困难的事现在似乎又变得极其简单,在混乱的变化中,林玄仲甚至已经忘记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过去的几天里,唯有与阮茗相处时,林玄仲才能短暂地忘记军事带来的种种烦恼。现在中军大帐已经迁移,平常与下面将军议事都在新的大帐里。男女有别,林玄仲连去看望几女都变得不方便起来。

只是那几次见面还是让林玄仲与阮茗之间的关系日益加深,林玄仲现在是每天都想看到阮茗。另一边,阮茗对林玄仲同样有不少好感,因为像林玄仲这样的人,在各个方面都过于完美,军中找不到第二个能与林玄仲相提并论的人。

在林玄仲有意无意的示好下,阮茗无法坚持原先两人之间单纯的上下级关系,对林玄仲的好感越来越多。

经过几次见面,两人正在相处的事已被很多人察觉,对此,许多将军都抱着支持的态度,唯有张九天对林玄仲很是不满。当初他们遇到雪吟时,林玄仲就是如此多情,现在遇到阮茗时林玄仲又是如此。虽然不曾见林玄仲去过什么风月场所,可对林玄仲见一个喜欢一个的情况

,张九天一直都看不下去。

因此每次当林玄仲要去看望阮茗时,张九天都不会跟着,两人之间的关系甚至还因为这一点再次疏远。说起来,张九天对林玄仲的不认可,有很多原因是因为想为雪吟打抱不平。因为喜欢林玄仲的不止阮茗一个,张九天知道雪吟一直对林玄仲有些心意,只是表现的不太明显而已。

或许其他将军看不出来,但一早就与雪吟认识的张九天却很清楚。其实如果林玄仲同时喜欢上两女那也说的过去,关键是当林玄仲对阮茗动心后,明显忽视了一直在背后支持他的雪吟。尽管林玄仲已经为那晚的事特意向雪吟道谢,可惜在张九天看来还远远不够。如果林玄仲真的不喜欢雪吟,张九天只希望林玄仲能尽快让雪吟明白这一点。

抛开林玄仲的私事不提,目前的局势同样是张九天在担心的问题,夜军已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如果没有援军,他们的处境实在堪忧,张九天不能不去想如何帮助军队脱险。但在无法考虑到解决办法的情况下,张九天又想到林玄仲。

林玄仲忙于儿女私情必定会影响到其考虑军情,张九天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林玄仲,让林玄仲不要忘记其自身职责。

今日一早,林玄仲照常早早地便要去看望那些伤兵时,张九天则紧紧跟在后面,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林玄仲说。还没走到伤兵休息区域,身后的张九天已经完全吸引到林玄仲的注意。

“张九天,你跟着我作甚?”前两日都是自己一个人,今天张九天却莫名其妙地跟在后面,如此反常的行为让林玄仲意识到张九天跟来一定是有什么事要说。

“将军,可否借一步说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人之间的一些芥蒂已经变成了一种陌生,张九天的语气和以往有很大不同。

“有话直说,不必遮遮掩掩,”一想到张九天要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林玄仲心里没来由地生出一丝抵触情绪。

“将军,此处说话不太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吧,”张九天皱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还真是麻烦!”摇摇头,林玄仲只好跟着张九天向一处空地走去。

“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吧?”等两人停下来时,看着张九天那张平静的点,林玄仲原本焦躁的情绪有所缓和。

“将军近日和那翼国的前朝公主走的很近,对雪吟大人却不太关心,将军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吗?”因为林玄仲的脸色变化,原本是想委婉表述的张九天一如常态地直接起来。

“恩,是有一些,”点点头,林玄仲对张九天的说法不可置否,同时心里不断想着的确对阮茗有诸多好感。

“难道将军已经忘了当初于副将正是因为他们而死?难道将军根本没想过要给于副将报仇?”见林玄仲回答的如此直接,张九天心里的不满情绪越发强烈。

“于副将的确是因为他们而死,但那已经是过去的事,现在本将的确不想给于副将报仇,”张九天那充满指责之意的口吻令林玄仲感到压力巨大,但这个时候没有说谎的余地。

“将军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只是不忍心再杀一些无辜的人。”

“难道于副将不无辜?”

“可是我对阮易他们的确生不出什么仇恨心理,甚至对现在的剑城和封城人员一样如此。”

“将军,属下是该说你软弱还是该说你善良,亦或是这两种性格你都具有?”张九天摇摇头,心里突然有种强烈的困惑感,与林玄仲相处的时间越长,反而越难理解林玄仲。

“你觉得我做的不对,我可以理解,我甚至同样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但你的否定只会让我觉得自己不配做个合格的将军,并不会改变我的一些想法,”跟着张九天一起摇了摇头,林玄仲眼中流露出几分因为过于无奈而催生出的迷茫之意。张九天的话不断地让林玄仲意识到在经历过许多事情后,属于自己的一些性格一直没变。

不管是对待别人还是对待自己,似乎一直都抱着一种宽容待人的心理。没有底线的宽容是好是坏,林玄仲无法从直观上判断,但因为那些宽容带来的一些问题却如此明显地呈现在面前,可以说张九天的不理解是直接的问题,但林玄仲一直没忘记,有时候冷静下来想想,还是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已经不仅仅是表面的对错,与内心一些固有的观点有着很大关联,所以现在即便直面张九天,林玄仲也无法分辨自己的对错。

“将军,你的为人令人难以捉摸,或许在你的角度,你一直都没有做错什么,”张九天脸上闪过一抹因为不被理解而产生的一种惆怅,眼中有一些执着。

“你的意思是在你的角度,我一直没有对过?”

“其实我并不想让将军误解,坦白的说,我的确不赞成将军的许多做法,只是我依旧不能说将军的不对,因为根据我对将军的理解,有些事情只有将军才能做的出来。”

“难道今早你来找我只是为了讨论我的对错?”

“算是一方面吧,不过我来找将军主要是想与将军谈谈关于新军的问题。”

“你觉得新军这里有什么问题?”

“难道将军没有发现很多人都已经知道现在的我们的处境很危险?”

“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应该都知道吧,你来找我是想提醒此事?”

“可以说是,”摇摇头,张九天颇为无奈地道:“我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将军的一些决定,也不想再为难将军,所以今日来是想提醒将军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我的身份?”

“你不是一个人,你身上背着千千万万条生命。既然将军已经立誓要对那些新军负责,那么将军就好好地为大局着想吧,儿女私情,将军可以等我们都脱危后再去考虑不迟。言尽于此,希望将军可以再次拯救大局。”谈话到此处,张九天终于说明就是为了要提醒一下林玄仲。

根据对林玄仲的观察,张九天知道近来自己一直都在给林玄仲施加压力。如果再继续追究林玄仲的过错,恐怕毁掉的不止是林玄仲,会是整个军队。与那些新军人员一同出生入死后,尽管一开始并不愿意接触他们,现在张九天的确和新军之间产生一种羁绊。新军不再是他们的负担,而是他们自己的人员。

徐州治疗妇科方法
抚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南昌治疗白癫风医院
徐州治疗妇科费用
抚州治疗妇科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