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师 第五十三章 跟着感觉走

2020-01-17 03:55:11 来源: 甘肃信息港

祷师 第五十三章 跟着感觉走

顾七没看过多少清宫剧,无法从着装上分辨出这些人的身份,也不是太关心身份问题,他更在意的是这些角色在演哪出戏,那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凶灵。

“太后不能走,皇上不能走,你们走了,谁守国门……”她的这句话透露出不少信息,说明了那个老女人有着皇太后的身份,似乎准备和皇帝一同离宫。

宫里的使役女子会因为各种原因被逐出皇宫,但是太后、皇后、妃子这些和皇帝有密切关系的人是不出宫的,作为皇帝的母亲,皇太后出宫属于非常极端的情况。

顾七记得在历史书上看到过,在清朝末年有一次著名的太皇、皇帝、皇后举家逃出皇宫的事件,那就是华夏灾难的开始――庚子国变。

如果眼前的这个场景真是庚子国变发生的事,那么这个老太太毫无疑问就是慈禧太后了,而那个年轻的女人……顾七看了看左右,果然找到了一口井。

老太太一开口,就证实了顾七的猜测:“皇上宠着你,特意让哀家来叫你,你不领情也就罢了,还想阻拦不成?联军已经开始攻打皇城,你不让皇上走,是想让皇上死在这里?你安的什么心,打的什么主意?”

说到最后,她声色俱厉,脸一板,样子十分吓人。

这天是一九零零年八月十五日,八国联军在十四日凌晨对京城发动总攻,于晚上九点攻破城墙,法、奥、意三**队进入京城,紧接着调转矛头,美军在十五日凌晨率先攻打皇城,其他联军紧随其后,一拥而上。

“太后不能走,皇上不能走,你们走了,谁守国门……”年轻的女人又又极慢的速度说出了这句话,面无表情,但眼珠微微一转,看了顾七一眼。

顾七注意到了她的目光,紧紧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珍妃,再过几分钟,她就会被推进井里杀死,是很纯粹的受害者角色,而不是施暴者。

只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却让顾七确定了她的身份,能和“剧本”以外的人产生互动,只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角色才能够做到,其余角色都是严格按照剧本(记忆)来演的。

“为什么她要扮演受害者的角色?这是不是她生前的角色?如果她就是珍妃的话,为什么要看自己一眼?”无数个问题在顾七脑中闪过,他得不到任何解释。

师父的能力太强,面对任何敌人都能无视能力瞬间秒杀,自然没有经历过映射幻境,顾七知道的也只是理论知识而已,他知道凶灵会在自己的幻境里扮演某个角色,通常都是最厉害的施暴者,相当于游戏里的boss,却从来没听说过凶灵会扮演受害者。

“她看自己一眼是什么意思呢?莫非……”顾七盯着珍妃的脸,不放过任何细节。

“李公公,联军打进来必要烧杀抢掠,珍妃不愿意走,留在这里岂不是会让皇上蒙羞?”慈禧太后斜着眼睛看着珍妃,嘴角带着残忍的冷笑。

那两名太监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两名太监走过去抓住珍妃的衣服,将她推向旁边的井。

“太后不能走,皇上不能走,你们走了,谁守国门……”珍妃脸上仍是没有任何表情,但眼中却出现了一抹慌恐的神色,挣扎着,又看了顾七一眼。

“……她在向我求助。”顾七仍不明白凶灵为什么要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却能看懂她的眼神。

可他不敢轻易走过去,珍妃是凶灵,她被杀死的话,被困在幻境里的所有人都能解脱出去,保持距离才能确保安全。

但是这时,苗仪曾经说过的话忽然在耳边响起:“你的直觉很敏锐,不如跟着感觉走,别想太多。”

跟着感觉走……顾七当即向三人走过去。

那两个太监都很有名,五十来岁那个是李莲英,大内总管,清末最有权势的宦官;四十左右那个是崔玉贵,大内二总管,同样是权势滔天的人物。

珍妃离井口越来越近,极力挣扎,两个太监年纪都比较大了,一时间没办法将她推下井,崔玉贵放开珍妃,去旁边抱了一块大石头过来,举过头顶,就要向珍妃头上砸去。

这时,顾七来到了崔与贵身后,双臂在胸前交叉,然后猛的往外一分,右手的钉锤和左手的水管分别击在崔玉贵两个肘窝上,崔玉贵的双臂被打向两边,举着的石头掉下来砸在自己脑袋上。

接着,顾七又一钉锤砸在李莲英小臂上,“咔嚓”一声把手臂砸断,李莲英的手还牢牢抓着珍妃的衣服,但小臂活摇活甩,已经没办法使劲,珍妃的挣扎有效得多,脱离了危险。

暂时解除了珍妃的危险后,顾七转向崔玉贵,钉锤往下一捞,勾住崔玉贵的膝盖窝,将他勾倒在地,接着几锤敲断崔玉贵手臂的骨头,拎着他的衣领将他塞到井里。

李莲英还在推珍妃,顾七又抡几锤,将他的左手小臂自手肘处砸断,扯下来扔进井里,再从脖子后面砸断颈椎,解开抓着珍妃衣服的右手,一脚把他踢进井里。

现场还剩下三个人,顾七、珍妃和慈禧太后,顾七不会对珍妃放松警惕,但也没有出手去攻击她,而是与她对视着。

珍妃恢复了平静,没有表露任何攻击意图,与顾七对视着。

跟着感觉走……顾七抛起钉锤,接住锤头,将钉柄递向珍妃,说道:“你的仇在现实里已经不可能再报了,慈禧只比你多活了八年,而现在离你死去已经过了一百多年,如果幻镜里的这个角色是生前的你,那么,就在这里报仇吧。”

珍妃一动不动的看着顾七的眼睛,又过了二十多秒才缓缓抬起手,接住了钉锤。

她以很慢的动作转头看向慈禧太后,转身一步步向太后走去,走到太后面前,她扬起手,嘴里说道:“太后不能走,皇上不能走,你们走了,谁守国门……”

说罢,锤子狠狠的砸了下去,起钉子的铲头朝下,挖进了慈禧的颅骨里,再一撬,颅骨被撬下来一块,接着往下一拉,慈禧太后的脸皮被拉了下来,垂在下巴上。

第二锤,铲头砸进眼眶里,砸塌了眉骨,打爆了一颗眼珠;第三锤,铲头挖进耳根,将下巴撬下来一半;第四锤……

顾七耐心的等待着,他用力甩了甩头,抬起左臂横在胸前,卷起衣袖,好让自己一直看着刻出来的“映射幻境”四个字。

珍妃的动作越来越快,慈禧太后的脑浆流了出来,前半个脑袋已经没了,突然,珍妃停下动作,抬起左手按在慈禧胸口。

下一刻,慈禧的身体“嘭”一声爆开来,化作漫天血雾飘落下来,把珍妃染成了红色,顾七身上也落了不少,但他没有动,沐浴着红色的细雨。

“虽然是幻境,但还是要恭喜你大仇得报,希望你能一路走好。”顾七冲珍妃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了猛烈的震动,震动幅度越来越大,各种崩裂、塌陷的声音不绝于耳,地面龟裂开来,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细,最后全部崩成了碎片。

幻境在坍塌,光线陡然变暗,在失去意识之前,顾七似乎看到身前的珍妃脸出露出了一丝微笑。

…………

…………

猛的睁开眼睛,顾七看到了天上的星辰和月亮,他坐起身来,看到了那辆仍亮着灯的破旧桑塔纳,而自己则坐在马路中央,佐仓健二也在不远处坐起身来,白色特攻服十分显眼。

凶灵仍在,从桑塔纳里一步步走出来,它驼着背,披头散发,五官扭曲骇人,手指头纠缠在一起,右脚的膝盖没办法伸直,走起来一瘸一拐,和美丽的珍妃形象相去甚远。

顾七坐起身来,控制着从掌心伸出的锁链,觉得安心了不少。

苗仪蹲在较远的地方,双眼泛着绿光,它没什么战斗力,过来反而会给顾七和佐仓健二添麻烦。

佐仓健二走到顾七附近,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顾七警惕的看着凶灵,但没有急于攻击。

“哟西一库左,早点解决了它好回去睡觉,我时差都还没倒好。”佐仓健二甩了两圈膀子就要往前走。

“不,等等。”顾七伸手拦在佐仓健二身前,转头对他说道:“你退后,给我点时间,我有些事要确认一下,如果它向我进攻,你再过来救我。”

佐仓健二皱着眉,转头盯着顾七看了一会,说道:“好吧,希望我来得及救你。”

他先前跳到桑塔纳的引擎盖上,那只凶灵只是一抬手就让他往后飞出去老远,要不是有粘液及时护住屁股,估计当时就摔伤了。

“我相信你。”顾七看着佐仓健二退到苗仪身旁,又看向凶灵,见它又向这边走了几步,离自己仅有十步之遥。

他放出锁链拖在地上,主动往前走了五步,沉声说道:“很遗憾,你在幻境里的复仇没能算作实现了心愿,现实里你也没有机会再报仇,如果你不能像幻境里那样保持着理智,那么我会立即杀死你;如果你还有理智,请立即表现出来。”

凶灵听到顾七的话,停下脚步,歪着头,用混浊的眼睛盯着他。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高苏健
天门市第一人民医院
长春看妇科医院
海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苏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