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鼠翻天第三十九章浩爷的传说

2020-01-29 15:29:03 来源: 甘肃信息港

巨鼠翻天 第三十九章 浩爷的传说

四周的叫好声甚是热烈,一阵阵呼喝声传到楼外,引得不少行人驻足观望。

少女怔怔呆了好久,思维还停留那个年轻人所说的故事当中。

“渺渺无为浑太乙,如如不动号初玄。”

这玄之又玄的诗谒,让少女陷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中,她突然想起之前在家族中的所学所见,朦朦胧胧中,她对于修行的体悟更加深刻了。

然而没过多久,这种状态就被身边的喧哗打断了。

少女回过神来,却发现舞台上的年轻人已经不见了。

“那个说书的呢,怎么没人了?”少女大声问道。

小二走过来,一脸苦笑:“姑娘,刚才在台上说书的那位,算是我家半个掌柜的,他最近特别忙,好久都没有说过了,姑娘你这第一次来,能听到他已经算是很有耳福了。”

“那还真是这么回事!”一个声音从邻桌传过来。

少女向旁边看过去,发现是一个身穿玲珑绸缎的胖子。

只见他端起一杯热茶,微微抿了一口,缓缓说道:“我每天都在这,从酒楼开门到晚上打烊,浩爷说的书我从来没有落过一场。”

“哦?他说的书你都听过?”少女颇有兴趣的问道。

胖子很是得意的点了点头,眯着眼睛说道:“从开始的《鼠王封神榜》,到刚刚说的这个《东游释厄传》,我一回都不拉。现在这个故事,说的是一只从石头里蹦出来老鼠精大闹天宫的故事。”

“哦?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老鼠精,最后还大闹了天宫?这老鼠精莫非是被封印在石头里,天宫又是什么地方?”少女急急的问道,她已经完全陷入了故事情节当中。

“哈哈哈,这是杜撰的故事,不至于太当真,如果你真的想听,不妨像我一样,每天都来堵着这位浩爷。经常有别的说书人将浩爷之前的故事又说一遍,居然也有好多打赏。哼哼,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哪像浩爷,从来都是只讲新的故事。”胖子一副嫌弃的表情,看来是真的很看不上那些鹦鹉学舌的说书人。

少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突然又问道:“那个人我看起来很是年轻,为什么你叫他‘浩爷’?”

胖子嘿嘿一笑,回道:“有些事情,大多数人都知道。其实,这座酒楼本不叫‘有间酒楼’,而是叫‘同福酒楼’。”

“同福酒楼?”

“没错,那时候的同福酒楼根本没有这样的规模,店主是个寡妇,多年下来经营不善,本想将这个酒楼出售了。这个时候,浩爷出现了,不知道他与店主说了些什么,反正从那天起这个酒楼便停止出售,并将店名改成现在这个。”

“真是绝妙的主意啊,一座城市里,叫‘同福’的店铺没有七家也有八家,但是这个名字却不一般,你想一想,路过的行人看到这里有间酒楼,再一看酒楼的名字,还是‘有间酒楼’,足以让人印象深刻了。”

“在之后,浩爷更是施展出了化腐朽为神奇的本事。他将一楼大厅扩大,变成听书听曲的场所,而后在每一层楼设立消费层级,不同地位、不同消费的人物可以上到不同的楼层。试想一下,有本事登到最高层的那些贵人,当他看到其他人都在比自己低的位置吃饭听书,会有一种怎样的满足感。这些贵人高兴了,这个酒楼何愁不能兴旺起来!”

“所谓世事通明,手段老辣,也不过如此了。经过浩爷训练的服务人员,拿到行业中都可以称得上的精英人士,御下有道,再加上这种新颖的服务模式,每一样都让我钦佩不已。你说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不能叫上一句浩爷?”

少女嘴角微微有些抽搐,通过胖子的述说,让她知道了很多事情,她也发现这个胖子对那位浩爷似乎有着非同一般的崇敬。

“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见见这位浩爷了。”少女突然对这位传说当中的浩爷有了好奇。

胖子叹了口气,对少女说道:“我还是劝你去了这份心思吧。不说那位原本的寡妇店主,就说这一年里,明里暗里向浩爷投怀送抱的少妇少女不知有多少,你一个小小的丫鬟,不要有这份妄想啦。”

“你说谁是丫鬟?”这一句话再次触碰到少女的逆鳞,只见她举起小巧的拳头,愤怒的朝胖子锤了过去。以她一拳能够将木车锤断的力道,胖子那养尊处优的身体受上这一拳,至少也是伤筋动骨。

噗!

一个沉闷的声音从少女手上传过来,少女抬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的拳头竟然被一个四十多岁的剽悍大汉抓在手里。

少女使出全身力气,妄图挣脱开来。可手被那个大汉牢牢握住,好像长在了石头里一样。

“阿福,放开吧!”大汉身后的胖子突然说道。

“是的老爷!”只见大汉应了一声,将少女的手放开,又退回了胖子身后。

少女握着有些发红的手,惊异不定的看向这个刚刚还在滔滔不绝的夸着“浩爷”的胖子。

“你究竟是谁?”

胖子缓缓放下空了的茶杯,目光看向前方,慢慢说道:“平昌国三千七百六十三家‘陶龙钱庄’都是我开的,你说我是谁?”

“陶龙钱庄?你是第一首富陶光照?”少女的双眼突然瞪大了。

陶光照也不答话,只见他回头问道:“阿福,浩爷今天看我了没有。”

只见那个大汉俯身说道:“浩爷今天看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看得最多的是你身边的这个小姑娘,从进来开始,足足看了一盏茶的时间,可是却一眼都没看老爷你。”

陶光照微微一笑,说道:“既然他看了在座的每一个人,就不可能没有看到我,一眼都不看我,真是欲盖弥彰。他现在一定是内心动摇,纠结不已,我就不信,凭我亲自出马,还不能聘请你来我的钱庄当大掌柜。阿福,我们明天再来。”

“但是这里的茶水老爷你已经都喝腻了吧。”

陶光照颇有些恼怒的说道:“喝不喝腻要你管,喝腻了茶我就喝酒!”

“可是老爷你不是滴酒不沾么?”

“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两个人吵吵闹闹的离开了酒楼,只留下目瞪口呆瞪的少女一脸迷茫。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敢于和主家顶撞的护卫,也想不到天下第一首富竟然是这样一个胖子,还为了这样小的城镇中的一个人亲自到访。

而她却对这位连首富都不放在眼里的浩爷更加好奇了。

能够编出这样的故事,能够有这样的构思建成这样的酒楼,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店小二一边摇着头,一边将陶光照用过的桌子收拾干净,只见少女过来问道:“喂,你们浩爷现在在哪?”

店小二眼中流露出一丝“我懂你”的表情,还不等少女发怒,飞快地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们浩爷去了哪里,最近他经常不在酒楼,似乎是去山上散心去了。”

“山上?”

“不错,也许是城里呆腻了,不过,我劝姑娘你还是不要随便上山,在山下看看枫叶就好了。”

“为什么?”

“你不知道,我们山上出现了一只鼠妖!”

“鼠妖?”

“没错,有人看见过那只鼠妖,比牛还大一圈呢!”店小二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神采飞扬的说道。

汉中市铁路中心医院
南京肛泰中医医院可信吗
四川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深圳看妇科医院哪个好些
莱芜哪家癫痫病医院好一点
本文标签: